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法律

爱在一起或死在一起

2018-08-09 20:14:22

北京大学医学人文研究院王一方

人们总是健忘的。7年前SARS流行期间被热读、热议的《鼠疫》25螺纹钢
,现在又被束之高阁了,小说中日夜奔忙的灾难拯救者里厄大夫也无人问津了。人们转而热衷于谈论现实中的医患冲突事件,仿佛没有疫情就不会有无私奉献的里厄大夫。这是一种人性断裂的逻辑,把医生的职业美德完全建立在人类灾难之上。其实,人性、美德的养成都不是孤立的。没有日常健全的伦理生活,哪有关键时刻的大爱与大勇?缘于此,我们应该静下心来重读《鼠疫》。

故事发生在20世纪40年代,法属阿尔及利亚沿海的奥兰城暴发了一场来势凶猛的鼠疫。为了控制疫情,政府切断了奥兰城与外界的联系。在历时一年的非常时期里,人们不仅要面对鼠疫蔓延的恐慌和死亡的威胁,还要忍受被隔离囚禁的苦闷。为寻求解脱,神甫帕纳卢聚众宣讲教义,但内容空洞。里厄大夫全力投入救助,成为这个城市的希望所在。被迫滞留城中的朗贝尔曾设法逃离,但被严酷的牺牲环境所感动,主动投身救助行动之中。塔鲁置生死于度外果苗新品种
,组织志愿者救护队自救,却染病死去。

几个回合之后,鼠疫疫情逐渐减轻、消退。这场瘟疫带走了无数的生命,也留下了无尽的思索。

如同一切文学作品都源自虚构,这个故事也不是纪实作品。

作为拯救者的里厄大夫是小说的主人公。这场瘟疫的叙述就是以他为中心而展开的。里厄性格冷静,绝不夸夸其谈。他早发现了疫情,报告给市政当局。在与鼠疫的抗争中,他镇定自若。面对不可控的疫情蔓延,他不再顽强地救治病人,而是投身感染者的隔离与处置尸体。这并不是放弃,而是更积极的防疫。作者赋予他特有的坚韧。如果说小说里有一位超拔的英雄,这个人应该是小职员朗格。即使是他,也只是把“英雄主义置于追求幸福的高尚要求之后而不是之前”。

在整部作品中,作者都在用故事、情节与人物性格申明一个道理:大难之下,没有超人,也无需超人。人类那些惊天地、泣鬼神的壮举永远逃脱不了荒谬的境遇。朴实的救助与自救意识,脚踏实地的平凡劳作恰恰是宝贵的。说奉献太沉重,因为“在人身上,值得赞赏的品质总是多于应该被蔑视的品质”。

在加缪看来,大难临头,任何人都不能真正分担他所看不见的痛苦。处在这样无能为力的境地是可怕的。此时,人们渴望摆脱的是孤立无助,或独自绝望。患难中的人类的身心共情、共鸣仿真猴
,结伴去寻求希望的举动完全是自发的,是超越集体主义说教的心灵自觉。人终归不能离群索居,所以

,要么“爱在一起”,要么“死在一起”。舍此两途,我们别无选择。

职业道德只是外在的光环,内心的牵引力一定是灾难突发瞬间,狭小囚困环境里自发滋生的同命运、共生死的朴素情怀。或许这就是加缪作品刻意展现的人性类型——一种不同于道德偶像诞生逻辑的真实人性,一种不同于当下医患格斗关系的互助人性。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